欢迎光临!

正文

中信国安连造7年假账!御用老审计是虚设?

Mar 30
admin 2021-03-30 16:15 网上的金莎娱乐网址   浏览量:   次

谁曾想到光鲜外表下的中信国安,竟能连续财务造假长达7年不被发现。

更为奇葩的是,御用长达20年的审计机构(有过多次更名)却查不出,出具的年报审计结论均为“无保留意见”,其中涵盖了连续造假的7年。

更为可笑的是,年报签字的注册会计师也高度聚焦,有一人曾有10年在中信国安年报上签字的纪录。

据证监会最新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显示,中信国安竟然在2009-2015连续七年财务造假,累计虚增利润总额10.12亿元。

那么,问题来了,一家上市公司连续7年如此大规模的财务造假,审计机构竟无任何察觉?

对此,有行业人士表示,普通公司连续7年造假不被发现是可能的,但上市公司连续7年造假不被发现确实罕见。

这其中存在原因可能有三:审计师丧失职业道德视而不见甚至合谋造假;审计程序教条化、程式化;制度存在缺陷和漏洞。

10亿元假账的违规细节披露

经过不到十个月的调查(2020年5月发现),中信国安涉嫌信披违法违规一案已由证监会调查完毕。

《告知书》显示,为了完成这10亿元的销售目标,青海中信国安采用预售方式完成业绩,给客户作出10%价格让利和补贴预付款利息的方式,利息补贴标准是按照同期商业贷款利率,实际执行的利率以合同双方最终结算数据为准。

由于采取预售的方式来销售,明明到账的销售款不仅仅是当年收入,真实情况是账面收入大于当年的实际发货金额,但是青海中信国安却将账面收入提前确认为收入,导致当年入账的收入虚高。

在加大收入的同时,青海中信国安还隐瞒支出,青海中信国安与10家客户签订的预售合同,未发货资金占用成本为12%-15%,青海中信国安以银行存款、银行承兑汇票和货物支付产生的财务费用,未进行入账。

就这样,青海中信国安用虚增收入、少计财务费用,双管齐下,在2009年—2014年期间,累计虚增营业收入5.06亿元,累计少计财务费用5.06亿元,一正一反累计虚增的利润总额合计便为10.12亿元。

而上述违法事实,有青海中信国安提供的2009年预售策略会议纪要、预售合同、客户方提供的结算函、青海中信国安销售部公路运输客户资料流水账、中信国安及青海中信国安出具的情况说明、青海中信国安提供的明细账、相关人员询问笔录等证据证明。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证监会拟决定:对中信国安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9名相关责任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

审计机构形同虚设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国安被证监会查出财务作假的2009年到2015年,2009年到2011年公司的财报由京都天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后四年由致同会计师事务所审计,都给出了标准无保留意见。

致同的前身就是京都天华,2011年,京都天华吸收合并天健正信会计师事务所,最后改名叫致同。

中信国安自1999年上市以来,年报审计共更换了四家会计师事务所,分别为北京京都会计师事务所、北京京都天华会计师事务所、京都天华会计师事务所和致同会计师事务所。

而这四家事务所实际上是一脉相承、经过一系列改制、更名走过来的。

知名财税审专家、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表示,造成上述情况,可能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其一,审计师丧失职业道德,故意视而不见甚至合谋造假。“这种情况往往难以取证,一旦获取了证据,对审计师的处罚会很严重,甚至会触发刑事责任。”刘志耕解释。

其二,审计程序教条化、程式化。审计人员只是一味为了满足完成审计准则所规定审计程序的需要,审计过程中并没保有合理、必要、谨慎的职业怀疑;审计师的职业道德和工作责任心不强,不能勤勉尽职造成,对审计工作敷衍应付。

其三,制度存在缺陷和漏洞。

值得一提的是,《告知书》中并没有涉及对审计机构的责任追究。

刘志耕认为,如果不能查明注册会计师共同合谋参与造假,或不能查明注册会计师明知会计报表有假而仍然出具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则没有证据判定触犯刑法,注册会计师仅需承担行政责任或民事责任。

报表难看,签字会计师高度聚焦

中信国安,全称是“中信国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这家上市公司没有直接的实际控制人,但是大股东具有一定国企背景。

这家公司是中国中信集团公司子公司,1997年10月便已在深交所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信息网络基础设施业务中的有线电视网、卫星通信网的投资建设。

今年1月30日,中信国安披露的《2020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20年度亏损18.5亿元至22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亏损19.4亿元至22.9亿元。

中信国安近两年的经营情况并不理想,净利润大幅萎缩,扣非净利润甚至已连续两年出现亏损。经营不善,公司股价也是一泻千里。

值得注意的是,其年报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同根同源之外,十几年来年报的签字会计师亦高度聚焦。

据数据显示,从2005年有统计的签字会计师来看,15年间,在中信国安年审报告上签字的总计有10人,其中有钱斌签字的公涉及10个年份,有李欣签字的5次。

“目前制度规定,对同一上市企业签字五年以上的注册会计师必须轮换。但制度同时又规定,在满足条件的情况下,可适当延长两年或三年最长不超过十年。”

刘志耕表示,有了“十年之约”,极有可能形成连续审计。在连续审计的情况下,审计人员可能会认为情况熟悉、风险不大甚至没有风险,很容易麻痹大意。连续审计还会使得审计被审计双方的关系越发融洽,更是可能影响到审计的独立性,出问题的可能性加大。

“或者即使表面上看换了审计师甚至换了事务所,但实际上,现场负责审计的还是原班人马。”刘志耕进一步表示,由此可见,这种轮换制度虽有其必要性,但还是存有一定缺陷。